鹿鳴滄冇有說話,垂著的眼瞼下,眼底黑雲暗湧。

車子經過一個小時左右的路程,終於到了鹿鳴滄所在的府邸。

鹿炳承在馬車停下後的第一時間下了馬車,他看著鹿鳴滄的府邸,怒意似乎有更深了一些。

他覺得鹿鳴滄應該把他送到他的府邸,等會談完事情,他還得再折騰一趟。

他向後狠狠的瞪了鹿鳴滄一眼,“去書房,給我快點!”

兩人還冇進府邸,就有下人迎了上來。

“老爺,公子!”

她先是向鹿炳承和鹿鳴滄行禮,然後看著鹿鳴滄說道:“蘭夫人來了,她說有事找您,等了您許久了,我不知道您什麼時候回來,讓她回去,您有空再去蘭府拜訪,但她堅持要留在這裡等,等了差不多一下午了。”

她看著神色都很不對勁兒似乎是有事要談的鹿炳承和鹿鳴滄,“公子,您要不要先去見見?她就在大廳,或許是有什麼急事呢。”

鹿鳴滄都不需要問就猜到是什麼事,拒絕道:“不用,她愛等多久等多久,暫時不用告訴我她我來了!”

雖然是拒絕,但是在和下人說這件事的時候,鹿鳴滄的神色和口氣,都是和以前一般無二的溫和,冇有一點架子。

鹿炳承在一旁道:“蘭夫人等了這麼久,你就去見見,你不和她把話說清楚,難道讓她一直呆在這裡等嗎?”

鹿鳴滄聽了鹿炳承的話,看了他一眼,然後朝著書房的方向走去。

他還冇走幾步,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前廳的方向傳了過來。

“鹿公子,你這是去哪裡啊?”

墨音離說話間,衝著攔到了鹿鳴滄的麵前。

“要不是我出來準備回府撞上,鹿公子是不是避不見我了?你是做了什麼虧心事不敢見我嗎?”

墨音離這時候出來,並不像她說的那樣,是因為要回府碰上,而是她一直讓自己跟著的下人盯著門口,鹿鳴滄回來,立馬向她通報。

墨音離本來是想好好和鹿鳴滄說的,但是想到蘭若綺被害的那麼慘,她上門找說法,鹿鳴滄還避而不見,頓時怒火蹭蹭往上漲,說話的口氣都變的衝了。

鹿鳴滄後退了兩步,向墨音離行禮,“蘭夫人。”

墨音離是長輩,又是蘭家的當家主母,還姓墨,鹿鳴滄見到她按規矩都是要行禮的。

墨音離看著禮數週全一如從前的鹿鳴滄,更加生氣,陰陽道:“你鹿公子的禮,我受不起。”

鹿鳴滄站起身,擺了擺手,讓所有的下人離開。

他看著墨音離,冇等她質問自己,便主動開門見山的說道:“我知道蘭夫人今天來找我是為了什麼事,聖女膽大包天,在長老殿外糾纏四爺,對小姐出言不遜,單就對小姐出言不遜這一條,她就該打,但是小姐寬宏大量,小姐什麼也冇對她做,她卻汙衊冤枉--”

相信女兒,知道事實真相的墨音離聽不下去,生氣的打斷道:“說謊的是你纔對!”

鹿鳴滄身姿筆直,“此事幾位長老已經有了裁斷,夫人如果是為了這件事找我,那就請回,您與其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不如好好管教聖女,讓她認清身份,管好自己的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