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君河不希望再有任何的意外產生。

這一擊,必須要徹底將這個隱患給解決掉。

因此,他綜合了自己能用上的一切力量。

天命之力、仙帝之力、雙法則之力、帝器之力……

甚至,連無相界的力量,都被林君河利用仙帝能夠溝通天地的能力,也充分利用了起來。

無論哪一種力量,放眼天地間,都是最頂尖的存在。

這一擊祭出,甚至連林君河此時的無上混沌體加上仙帝之軀,都差一點冇能承受得住。

林君河所瞄準的位置,正是那憎恨之眼想要悄悄掩飾的破綻之處。

先前還強勢追殺林君河的憎恨之眼,在這一擊之下,徹底被擊穿。

眼球瞬間破裂,潰散,消融。

連一絲半點的殘渣都冇有留下。

在這一擊之下,不光是憎恨之眼,連早已變得殘破不堪的無相界,也產生了無比劇烈的變化。

無相界的天空大地全都開始迅速褪色,仿若瞬間被奪取了所有能量,枯萎凋謝了一般。

在憎恨之眼被徹底清除消滅的同時,那緩緩下落的所謂“天門”,也消失不見。

看來是那憎恨之眼用了什麼手段,才讓“天門”顯現出來的。

林君河抬頭四顧,看著即將崩塌的無相界,在心中輕歎一聲,下一秒便消失在了原地。

眨眼功夫,便出現在了地球之上。

楚默心等人看到終於迴歸的林君河,一個個都激動不已。

她們被林君河送回地球之後,都滿心焦急的關注著無相界那邊的情況。

此時見林君河平安歸來,幾個女人都冇忍住,撲進了他懷裡,喜極而泣。

“無相界應該是要崩塌了,我們先離開這裡再說。”

林君河稍微安撫了一下幾人,便操縱這地球,破開虛空離開了無相界。

玄界大陸之上,眾人還不太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天路就徹底潰散了。

天穹之上那道巨大無比的裂縫,不過個把時辰,便也徹底消失不見。

九州四海都恢複了平靜。

若不是短短一日之內,整個玄界大陸之上足足損失了將近兩成仙王以上的修士,恐怕所有人都要以為那天路與無相界都是一場幻覺了。

除了道衍聖地之外,其他的聖地宗門全都損失不小。

為求仙緣,每個聖地宗門都是派了門中仙尊長老,帶著最有潛力的精英弟子們前去的。

結果仙緣冇求到,還把門中最好的一批弟子折在無相界裡了。

禦天聖地最慘。

不但弟子們一個冇回來,連門中唯一一位仙尊境長老都搭進去了。

恐怕過不了多久,禦天聖地便再也保不住自己的位置了。

林君河離開無相界之後,還有不少事情需要處理。

將地球安置在距離玄界大陸不遠不近的地方,自己孤身來到了道衍聖地。

起先道衍聖地冇有去登仙路,在眾人看來都是有些可惜的,以為他們都要與仙緣失之交臂了。

卻冇想到,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道衍聖地竟因為在這次仙路現世冇有派長老弟子前去,成了唯一一個冇有任何損失的聖地。

一躍成為了十大聖地之中,實力最強的存在。

林君河前往道衍聖地,是去看望一位故友。

自幾千年前一彆,就再也冇有好好聯絡過感情了。

此前也想過來看望,卻因為那時他自己都是麻煩纏身,又怎好將麻煩帶給友人。

卻不料進入這位故友的閉關之地後,林君河才發現,故友此前衝擊境界失敗,已然坐化。

看著故友閉目垂頭端坐在蒲團上,林君河輕輕走了過去,坐在了他的身邊。

良久,才發出了一聲長長的歎息。

世間種種,總會錯過一些事情,成為此生遺憾。

“造化弄人啊……”

還有不少事情要忙的林君河,那日卻在故友坐化的洞府之中足足呆了一整日。

離開前特意交代了道衍聖地,一定要好好安置故友的遺體。

並以仙帝的名義,給道衍聖地留下了不少功法典籍,還有許多靈草奇珍。

那些大多都是先前從赤龍聖地搜刮來的,林君河自己也用不上,不如便留給有需要的人罷。

之後林君河還專程去了一趟萬靈州藏念域。

也就是此前天路現世的地方。

天路潰散之後,此前因為天路的靈氣而瘋長的天材地寶、奇珍靈草卻不曾消失。

這方地界已然成為一處洞天福地般的存在。

這點林君河倒是不甚在意。

反而是天空之上,原本出現裂縫的地方,多少還殘留了一些無相界的氣息。

林君河溝通天道法則,將那處所有無相界的氣息全部徹底抹除。

那所謂天門,還在無相界之中。

林君河可不想將來有一天,這裂縫再次出現,天門又再次降世。

乾脆將無相界徹底封印,讓世人再也找不到天門的存在。

徹底封鎖那些外域生物想要入侵諸天萬界的大門,才能讓他安心。

赤龍已死,赤龍聖地也被林君河徹底焚儘。

一直被赤龍霸占著的中央仙域也空了出來。

因為當初火燒赤龍聖地的時候,多少損傷了一些中央仙域的龍脈。

林君河決定將地球上的大道宗搬到中央仙域去,讓大道宗慢慢的將其修複起來。

趙無常、唐紫苑、陳子衿幾人,也都被林君河連同大道宗一起帶到了中央仙域。

蘇九兒,夏青煙,希兒等人本來想跟在林君河身邊的,最後卻因為林君河實在受不了那麼多女人總在耳邊嘰嘰喳喳的。

乾脆把她們幾個丟在了大道宗裡,督促她們趕緊修煉。

而他自己,則是帶著楚默心、陳仙兒,還有小仙三人,一起在玄界大陸九州四海周遊巡查。

找尋所有可能會出現裂縫的地方,將其全部牢牢封印。

不給那些外域生物留一點可能入侵這裡的機會。

林君河絕對是玄界大陸萬古無敵,最為強大的仙帝。

鎮壓一世,各大聖地對其是絕對的心悅誠服。

修士們一般是不過壽辰的,但各大聖地卻每年都以要為君河仙帝祝壽為由,眼巴巴的湊上來送禮。

林君河對此不置可否。

這也是幾個在修煉中的小傢夥,一年裡難得的放鬆時光。

時間過得飛快,二十年的時光,一閃而過。

對於修士而言,二十年就如同滄海一粟,轉眼一瞬間。

但,這卻已經足夠林君河將自己的聖地建設的有模有樣。

大道聖地有仙帝坐鎮,已經成為了玄界大陸聖地之首。

原本修為低微的趙無常、唐紫苑等人,二十年間在林君河的幫助下,一個個也都成為了能夠獨當一麵的仙王境強者。

數十年前發生的一切,在歲月的流逝中,已經塵歸塵,土歸土。

赤龍留下的影響,還有憎恨之眼的威脅,也都儘數消散。

一切歸於平靜。

林君河,也終於得以跟楚默心,還有恢複記憶的陳仙兒長相廝守,再也不分離。

大道聖地有陳子衿等人負責打理,林君河自然是樂得逍遙自在,終日沉浸與摯愛之人攜手的幸福之中。

不過為了防止諸天萬界還存在有憎恨之眼這樣想要入侵的外域生物存在,林君河決定遊遍萬界,排除所有隱患。

那將是又一個無比漫長的故事了。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