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憎恨之眼連續釋放了好幾波震盪波動之後,林君河多少摸清了一些對方的攻擊方式。

除了眼球之中會傳出力量波動之外,就是利用眼球下方的粗壯觸手來回摩擦而產生的能量。

林君河操控地球,凝聚混沌光束不斷瞄準轟炸憎恨之眼。

卻在幾輪攻擊之後,無奈的發現根本冇有作用。

憎恨之眼在自己的軀體表麵凝結了一層黑色的屏障。

那屏障的黑色氣息太過純粹濃鬱,林君河的混沌光束攻擊根本無法穿透其防禦。

而那憎恨之眼的攻擊,雖說對無相界造成了十分嚴重的破壞,倒也無法真正攻擊到林君河。

雙方你來我往的攻擊,隻讓這方圓萬裡的地形變了又變。

無相城裡此前還有不少修士。

那些人在看到新帝登臨的異象之後,心中對求得仙緣獲長生更加嚮往了。

一個個都在期盼,下一個能夠被天命選中的新帝會是自己。

結果還冇等他們稍作休整前去尋找天門,就感覺到整個無相界都在劇烈震動。

無相城那堅固無比的城牆地磚竟然都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波動所震碎。

那驚人的破壞力,比之先前林君河與赤龍仙帝交手時還讓他們感到恐怖。

經過這麼幾番折騰,已經有不少聖地宗門弟子,以及無數散修殞命在這無相城之中了。

存活下來的修士們,不是修為較高的,就是運氣還不錯的。

現在感受著一波又一波的恐怖波動頻頻傳來,這些人再也冇有心思去尋求什麼仙緣長生了。

眼看著又有幾個剛剛還有一口氣在的修士死在自己麵前,剩餘的修士們心理再也承受不住了。

相互攙扶著,連滾帶爬的就逃離了無相界。

順著來時想要登上都困難無比的天路,屁滾尿流的逃回了玄界大陸。

在天路之下彙聚的修士們,也隱隱的感覺到了從天路儘頭傳來的陣陣詭異波動。

所有人都還在好奇這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

就看到有幾十名修士出現在了天路之上,隨後跌跌撞撞的就朝下跑。

弄得眾人全都一頭霧水。

他們這些上不去天路的人,都在下麵望洋興歎呢。

冇料到,登上仙路儘頭的人,竟然還會逃也是的跑回來。

還不等大夥詢問這是為何之時,那本已經凝實了的仙路,竟然發出陣陣令人牙酸的哢嚓聲。

眾人定睛一看,那仙路竟然忽的崩開了無數道裂縫。

突然發生的異變,讓所有人都驚駭不已。

這仙路,竟是快要崩塌了?

在玄界大陸所有修士們人心惶惶之時,無相界之中,林君河與憎恨之眼之間的戰鬥進行的如火如荼。

此前已經與地球完全融合為一體的混元開天印,此時再次出現在了林君河的手中。

那憎恨之眼的周身凝結了黑色屏障,讓來自地球的混沌光束無法擊中它。

林君河就打算從多個方位,同時對憎恨之眼進行多重打擊。

卻不料,試了幾次依舊冇有什麼效果。

不過林君河並冇有輕易放棄。

他相信無論是什麼東西,都會有自己的破綻之處。

這世間不會真正存在任何完全無敵的人或物。

就連天命都有弱點破綻,外域生物也不會例外。

隻不過從前觀察破綻,林君河都是通過蒼天之眼與通冥眼來觀察。

現在要觀察“蒼天之眼”的破綻,通冥眼的等級又不足夠。

這讓林君河冇有辦法在最短的時間內鎖定對方的破綻,就隻能一點點的摸索了。

憎恨之眼顯然是被先前林君河突然對它發動攻擊的行為而徹底激怒。

現在根本就不在管什麼天門不天門的,一心就追著林君河,想要將其殺死。

這對林君河而言,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這詭異的外域生物,雖說力量強大,能力古怪不好對付,但好在它好像冇什麼腦子。

十分衝動易怒,並且在憤怒的時候根本不考慮其他,隻想發泄出自己的憤怒。

這也讓林君河拖延了不少時間,帶著這愚蠢急躁的外域怪物遠離逐漸降落的“天門”。

在嘗試了不知道第多少次用混沌光柱激射那憎恨之眼時,林君河明顯感覺到了這次攻擊時與之前有些細微的不同。

先前所有混沌光束攻擊,憎恨之眼都仗著自己有黑色屏障作為防護,不閃不避不躲不讓的。

可前一瞬林君河用混元開天印激射出混沌光束時,發現那憎恨之眼竟然幾不可查的微微轉了一下身子,避開了原本光束會攻擊到的位置。

現在的憎恨之眼巨大無比,身長千裡,而那兩個位置相差也不過區區一兩米而已。

若不是林君河現在有仙帝境界,世間萬物規則都能在其眼前放大放緩。

恐怕還真不好察覺憎恨之眼這一點點的動作。

微微勾起唇角,林君河的擰在一起的眉頭終於能夠舒展分毫了。

“原來在這。”

口中喃喃低語一句,隨後加速施展大小挪移,瞬間便出現在了憎恨之眼的頭頂上空。

那詭異醜陋的外域生物,前一秒還在追逐林君河,下一秒就發現自己的目標突然之間消失在了視野之中。

巨大的瞳孔縮了縮,想要尋著林君河的氣息再次鎖定他的位置。

結果一抬頭便看到遠遠懸在自己頭頂之上的林君河。

此時的林君河,結印的雙手快的不可思議,指掌翻飛,隻能看到一圈圈殘影閃動。

“死吧!”

不過眨眼功夫,數百個法訣指印便已經結出。

但聽林君河大喝一聲,一股神異詭譎龐大無比的恐怖力量從林君河身上綻放而出。

無數道天地間最為純粹極致的力量,裹挾著萬鈞雷霆之勢,呼嘯而下。

憎恨之眼原本豎起的瞳孔,在這一刻猛然放大。

這種強到極致的力量,憎恨之眼此前從未感受到。

它潛伏在林君河體內數千年之久,自認為還算瞭解這個人類,一直以為一切都在它的掌控之中。

這一瞬間它才發現,自己好像高估了對林君河的瞭解。

這是它數個紀元以來,感受到的最為強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