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阮和仇舜一點都冇敢耽擱,加快了腳步走出顧長軒的小院。

剛走進園子,轉過一座假山,一個人就從假山後麵繞了出來,“葉阮,你跟我來,顧宸在這邊。”

葉阮和仇舜對視了一眼,迅速的跟上了顧清的腳步。

同時,葉阮也在觀察著周圍的環境,並且記下顧清的每一次落腳的位置。

她到了這裡之後,去過的地方隻有那麼幾處,每次從這園子裡路過,也都是固定的那幾條線路。

現在顧清帶他們走的這條路,她之前還冇有走過。

繞過幾座造型別緻的假山之後,顧清在一座大的假山麵前站定。

假山上,一株大榕樹的根部盤根錯節的盤在上麵,而在大榕樹那密如蛛網一般的根鬚下麵,有一個僅供一人通過的山洞,

“顧宸就在裡麵,他現在的情況可能不是很好。”顧清說道。

仇舜當即就想要躬身鑽進去,葉阮連忙攔住了他,“仇舜叔叔,我去,你在外麵守著。”

仇舜看著葉阮,目光稍頓了一下,點了點頭,“好,你小心一點。”

葉阮進去,如果這外麵有什麼變故,他更能應付一點。

葉阮鑽進山洞中。

人造的假山本來體積就不大,下麵造出來的山洞空間更是有限。

但今晚的月光本來就不明亮,上麵遮天蔽日的大榕樹又幾乎的擋住了所有的天光,以至於洞內黑得伸手不見五指。

葉阮剛進洞中,就已經聽見了呼吸聲,她輕輕的開口,“顧宸。”

下一瞬,一個高大的身影突然就用力的抱住了她。

熟悉的木質香鑽進鼻尖,葉阮非但冇有一絲的害怕,那顆因為擔憂而懸著的心反而落到了實處。

她伸出一雙小手臂緊緊的抱住顧宸精壯的腰身,感受著顧宸身上灼熱得嚇人的氣息。

顧宸冇有給她說話的機會,一手托著她,已經低頭猛地封住了她的唇,灼熱的氣息鋪天蓋地而來,葉阮隻能被動的迎合。

過了好久,葉阮才找到機會推開了顧宸,氣喘籲籲的說道:“顧宸,你被下藥了是不是?走,回去我給你解。”

顧宸磁性嘶啞的聲音帶著幾分可憐的在她耳邊說道:“軟軟,幫我。”

“嗯,我幫你。”葉阮點了點頭,有些懊惱的咬住了唇瓣。

其實這種東西,最好的解決辦法,還是直接讓顧宸得到紓解,可偏偏就有那麼不巧,她的親戚來了,根本不能用那種方式幫顧宸的忙。

“你先堅持一下,我帶你回去。”葉阮扶著顧宸走出山洞,仇舜和顧清還在外麵等著。

他們兩人剛出去,就聽見外麵有雜亂的腳步聲傳來。

顧清站在假山上,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眺望了一眼說道:“是啞奴,看樣子應該是被族長派出來找你們的。”

她看著仇舜問道:“你能找到離開老宅的路嗎?”

仇舜點點頭,“能,但是我們還不能走。”

顧清臉色一沉,剛想跟仇舜對上。

葉阮扶著顧宸出來,說道:“顧清,謝謝你的好意,我們的確還不能走。

我們先帶顧宸回住的院子,顧長軒他不敢輕易動手的!”

顧清眉心緊緊的蹙在了一起,“行,那我去幫你們引開啞奴,你們自己先回去。”

顧清說著,便靈活的躍下了假山,朝著剛纔那隊啞奴來的方向去了。

不一會兒,腳步聲就朝著跟他們相反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