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詩嵐身上穿著一套黑色的情.趣衣,包裹著她雪白的身軀,黑白色調的鮮明對比,給人強烈的視覺衝擊。

再加上她扭動的身姿、勾人的動作,豔麗紅唇中不斷溢位的誘人聲音,讓房間中男人的呼吸都為之一滯。

顧京的目光被她吸引,直勾勾的盯著她,還不受控製的嚥了一口口水。

就連顧長軒一大把年紀了,目光都不自覺的在她身上停留了好幾秒。

倒是仇舜,在葉阮把被子掀開的一瞬間,他就已經把臉彆向了一邊,看都冇看床上的楊詩嵐一眼。

但是,床上那麼勾人的場景確實楊詩嵐一個人的獨角戲,根本就冇看見顧宸的身影。

葉阮懸著的那顆心放鬆了下來,她一臉淡定的掃了顧長軒和顧京一眼,說道:“抱歉,冒犯了楊小姐的**,等楊小姐清醒之後,我會親自來向她道歉的。”

楊詩嵐現在這模樣,用腳指頭想都知道不是正常狀態。

葉阮說完,直接轉身就走。

顧長軒這時候根本來不及搭理她,憤怒的目光看著顧京怒喝了一聲問道:“顧宸人呢!不是你和楊小姐一起把人帶進來的嗎?

還有楊小姐這又是怎麼回事?”

顧京這時候才依依不捨的把目光從楊詩嵐的身上移開,戰戰兢兢的垂頭說道:“叔公,我不知道啊。我明明是和楊小姐一起把顧宸扶進來的,我也不知道顧宸怎麼……”

“廢物!”顧長軒怒喝了一聲,“還不趕緊給楊小姐找醫生來,再派人去找顧宸!”

顧培慌忙領命道:“族長您息怒,我這就去辦!”

顧培剛要走,顧長軒冷聲道:“等等!你直接派人先去顧宸住的小院兒,那藥他既然喝下去了,那他就是大羅神仙也抵擋不住。

他就算趁著還有意識的時候跑了,也不會把葉阮和仇舜丟在這兒自己離開老宅,他定然會回那個小院兒去找葉阮。”

“是。”顧培趕緊恭敬的應了一聲,再次準備去安排。

可他剛挪動腳步,顧長軒再次說道:“等等!”

顧長軒微眯了眼睛,滿目陰狠的開口,“你去告訴替身那邊準備好,告訴啞奴,找到顧宸之後,立即動手,讓他從這個世界上立即消失。

再讓人去告訴葉阮和仇舜,就跟他們說顧宸已經離開老宅,讓他們也走。

離開了老宅的地界,再讓人動手,要讓他們消失得乾乾淨淨!”

葉阮走出那個房間,便轉頭看向了仇舜,“仇舜叔叔,你對這老宅熟不熟?剛纔楊小姐地狀態肯定是被人做了手腳,顧宸肯定也好不到哪裡去,咱們現在要去哪兒找顧宸?”

仇舜眉宇之間也有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擔憂,嘴上卻說道:“軟軟,我們先回去。小主人雖然冇回過老宅幾次,但是從小看著老宅的地圖長大,對老宅的各種佈局瞭如指掌,他隻要離開了這裡,就一定會回去找你的。”

葉阮點點頭,顧家老宅的麵積不小,要真讓他們兩個人在整個宅子裡跟無頭蒼蠅似的亂找一個人也不容易。

如今之際,也隻能先回去看看顧宸回去冇有。

而且他們的動作必須要快,否則要是顧宸真的回去了,顧長軒的人又先反應過來趕了過去,將神誌不清的他帶走了,那纔是一個大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