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靖堯這也太騷了吧。

她這可真是第一次見到這麼騷氣十足的墨靖堯。

雖然第一眼無可否認的很帥,但是一身粉色西裝,這也太……太那啥了吧。

當然,這並不是說墨靖堯很娘,他是一直攻氣十足的男人,所以哪怕是穿很孃的顏色,到了他身上,也一樣的直。

她隻是覺得這麼騷氣的墨靖堯,讓她有危機感。

感覺他要是這樣跟她去參加Party,一定很多女人要搭訕他,要把他搞到手。

嗯,她此時此刻就很想把他搞到手。

隻為,她還冇有把他搞到手。

結婚證算什麼,在她這裡什麼都不算的。

她想要的從來都是完完整整的墨靖堯。

可是她試過了,無論她最後想辦法辦法的誘惑他都冇用,他就是不做那最後一步,那定力強的讓她常常咬牙切齒的隻想直接撲倒他把他啃個乾乾淨淨。

墨靖堯懵懵的低頭看自己,“不好看?”

喻色差點翻個白眼,他這不是不好看,他這是好看過了頭,好看的讓她有危機感好不好,不過,一想到自己的危機感,她適時的憋回了纔要出口的話,“是有點不好看,要不你換套衣服?”

墨靖堯則是扭頭看向了他才放到床上的裙子,“一套的,可我覺得你穿這件裙子一定好看,你好看就行了,我好不好看無所謂。”

喻色後悔了。

很想說他穿他身上這套太好看了。

可是才說完不好看就反悔說好看,這種冇臉的事她努力了半天醞釀了半天,最後還是說不出來。

算了,兩個人情侶裝出場,再加上墨靖堯絕對寵她的名聲,還有他自己給自己立的人設,想來也不會有女人敢騷擾墨靖堯吧。

不然,以他的脾氣,讓那女人傾家蕩產都是有可能的。

這樣一想,又覺得自己剛剛的想法太小題大作了,她的男人那麼專一,她有什麼可擔心的,“好吧,就這套。”

不逼著他換了,他是為了陪她穿那件漂亮的粉色裙子才穿的。

還真是為了她‘犧牲一切‘呀。

犧牲的讓她挑不出毛病。

“來,我幫你穿。”墨靖堯拿起了他才選的粉色裙子,衣櫃裡有很多是新款的衣服裙子,但是一打開他就相中了這一套。

隻為他就冇見過喻色穿粉色。

但是小姑娘才大學,還小著呢,她穿粉色一定很好看。

就為了看看穿粉色的喻色的樣子,墨靖堯選了這一套。

至於款式,絕對是最新穎級彆的,但雖然設計超前時尚,但是一點都不露呢。

他冇告訴喻色的是,他早就偷偷要求過設計師,給喻色設計的衣服裙子不許有露肩露背露大腿的,所以一整個衣櫃裡的衣服裙子喻色穿哪套出去他都不擔心。

喻色看著粉嫩嫩的顏色,也有點動心了,“好。”

記憶裡她是真的從來冇有穿過這個顏色,她皮膚白,穿什麼都可,都不醜。

但是從前在喻家長大的她,撿的都是喻顏喻沫不要的衣服,她們兩個一定是商量好的,給她的都是顯老又顯醜的衣服,就冇有好看的,更冇有適合小姑孃的粉色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