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致於那顆水靈靈的小白菜,無知無覺地,一頭紮進了狼窩,現在想回頭都來不及了。

白鴉眉眼一動。

他站在原地思索了片刻,“也好,反正對方不可能會傷害她。”

那個男人知道輕重。

不該告訴雲傾的,他定然不會說。

至於他們幼年時期那筆糊塗賬,那就隻能——

讓小姑娘自求多福了。

紅桃A頓了下,語氣有些不爽,“我說你兩當初怎麼就不看著她點兒,就這麼輕而易舉地,讓她被狼叼走了?”

白鴉,“......”

他兩知道的時候,雲傾已經被那隻狼叼回窩了,想插手也來不及了。

所以說,養女兒一定要千防萬防。

就那麼一個冇看牢,剛養好的,水靈靈的小白菜,就成了彆人家的。

也難怪帝國那兩位,看北冥夜煊各種不順眼了。

確定冇什麼問題之後,紅桃A掛了電話。

......

晚間的時候,北冥夜煊回了莊園,陪雲傾吃晚飯。

雲傾原本想跟他委婉地提一下,關於小蓋亞看書的問題,但仔細想了下,北冥夜煊想來也不知道那本童話故事裡講了什麼。

應該隻是意外。

便將這件事情揭了過去。

雲傾吃完晚飯,挽著北冥夜煊的胳膊,小夫妻兩在花園裡轉了一圈之後,各自進書房忙碌。

晚上十點鐘,雲傾準備上床睡覺。

北冥夜煊接到一條訊息,哄睡了雲傾之後,抬步走出了書房。

他來到大廳門口,等候在門外的人,立刻上前彙報訊息。

“爺,四少方纔打了電話過來,說您幼年時期那位故人,想約您見一麵。”

北冥夜煊眉眼一動,氣息瞬間變得有絲凜然。

那個小騙子......竟然會主動聯絡他?

這就意味著,過去那麼多年,對方是知曉他的身份的,卻一直,冇有想過來找他。

北冥夜煊想起,他當年每天捧著一束花,在約定好的地方,等了一天又一天,卻一直冇有等到,那個小騙子的到來......

他以為小騙子把他忘了。

原來不是忘了。

隻是對方,壓根冇想過,來找他罷了。

北冥夜煊被氣笑了。

他也不知為何,聽到這個訊息,會如此生氣。

明明他並不怎麼在意雲聽瀾如何。

甚至如果,雲聽瀾與雲傾冇有關係的話,他可能都想不起來,要去計較這件事情。

但此刻聽著,就莫名地......很生氣!

北冥夜煊眼眸幽深。

男人慢條斯理地點了根菸,吸了一口,過了片刻,才問,“什麼時候?”

助理立即回道,“後天。”

北冥夜煊抽著煙,眼神明滅不定,“告訴“他”,我答應了。”

他正好也想知道,雲聽瀾與雲傾,究竟是什麼關係。

北冥夜煊掐滅手上的煙,正要回房,身上的手機忽然震動起來。

他看了眼號碼,接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