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星辰盯著手機看了好一會兒,下麵的評論比澄清前似乎更激烈,索性將手機放下不再關注。

冇多久,蘇禦行來了。

昨天還在劇組的時候他就說今天要帶她去挑選禮服參加現場的頒獎典禮,今天他準時準點過來接她,看樣子是一夜過後他的主人格又回來了。

見到蘇禦行的時候,戰星辰刻意冇有去提之前的事情,就像是什麼都冇有發生過,用最尋常的口吻打招呼,“早啊大經紀人。”

“早。”

蘇禦行冷冷淡淡地應了一聲,見戰星辰已經收拾好了,直接丟下一句,“那就走吧。”

“好的。”

戰星辰帶上歐陽跟在蘇禦行身後,去了家很出名的高奢品牌公司。

歐陽哇了一聲,悄悄拽了拽戰星辰的袖子。

“老闆,這個品牌很出名,設計師的風格特彆有新意,再加上高定係列獨一無二從不撞衫,圈內不知道多少女藝人想要穿這個品牌的衣服出席活動!”

“嗯?”戰星辰挑挑眉問,“所以呢?”

“咳咳,所以蘇老闆對你這次參加的頒獎典禮很重視,同樣也說明蘇老闆背景強大,要不然哪裡拿得到這個高定係列的禮服呢?”

歐陽美滋滋,也不知道幻想了什麼,看向戰星辰的眼神一臉曖昧。

戰星辰眼角抽了抽,一臉無奈。

說話間,品牌方負責人出來接待了,畢恭畢敬地對著蘇禦行彎腰,“蘇少爺,這邊請。”

蘇禦行帶著戰星辰往裡走。

裡麵是亮堂整潔的展廳,裡麵的禮服都是高級定製係列,設計獨特,款式獨一無二,不管是走紅毯還是參加典禮都不會撞衫係列。

蘇禦行冇有乾預的意思,帶戰星辰來了之後就讓她自己選。

戰星辰挑挑眉,隨手指了一套墨綠色的禮服,那顏色特彆,款式簡約又大氣,最重要的是,是她喜歡的類型。

歐陽倒吸一口涼氣,愕然道,“老闆,這個顏色會很顯老氣吧,那麼多款式,你怎麼偏偏就選中了這個?”

戰星辰攤攤手,“冇辦法,可能我的品味就是這麼獨特。”

蘇禦行朝著品牌方的人打了個響指,立刻有人將禮服取下來,彎腰道,“星辰小姐,這邊是換衣室,我帶您過去。”

“好。”

戰星辰丟給歐陽一個安撫的眼神,隨後跟著品牌方的造型助理去換禮服。

歐陽歎了口氣,目光留戀地從其他漂亮禮服上掃過,不免有些惋惜,剩下這些禮服都不錯,顏色嬌豔,又漂亮又仙,總之都比戰星辰挑的那款好看。

要不一會兒她還是勸勸自家老闆吧。

歐陽原本冇抱什麼希望,直到試衣間的簾子被人拉開,戰星辰從裡麵走了出來。

少女冰肌玉骨,白的像是在發光,墨綠色的禮服越發襯得她皙白如玉,精緻的鎖骨有些小性感,漂亮的天鵝頸優雅又端莊。

少女一步步走出來的那一霎那,美到叫人神魂顛倒。

“哇!”歐陽明顯被驚豔到了,稱讚道,“好美!”

戰星辰滿意地轉了一圈,隨後問一旁的蘇禦行,“大經紀人,這身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