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不可思議的山海 >  

鴻超從遇到狗阿載的時候就被忽悠的開始練,練了二十多年,練到走火入魔,也冇有練出來這個技能,直呼日內瓦退錢。

但是大羿覺得,這個技能是有可能被練出來的。

這個箭術的高超之地就在於,箭矢從開始到結束,

它的每一個時刻都處於空間中的一個固定位置,以至於在開始之後抵達結束的一刻,箭矢不需要動,其實就已經射中了敵人,其造成的傷害就彷彿空間轉移一樣....

其中的奧義就在於——!

“如果我認為我射中你了,那就是射中你了。”

雅典娜:“哈?”

這是什麼幻想箭術啊?

而具體的聯絡方法,

其實就是手速?

大羿有一個猜想。

阿載曾經提及過延遲傷害的偉大概念,

也就是說大載運動箭的升級版,原本運動箭的精髓是在於,

阿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箭會射誰,敵人就無法預判,這就叫發在意先,而延遲傷害則是在運動箭上更進一步!

比如!

“假設阿載射出了一根箭矢,這根箭矢開始虛空索敵,很快它偏離了正確目標,找到了邊上的下一位受害者,箭矢準確的擊中了這個人,但是這個人卻冇有受到傷害,而原本阿載瞄準的那個人,則是一下子受到了虛空打擊!”

“飛出去的箭矢上其實不帶有力量!那隻是徐晃一箭!”

“而真正的力量則順著固有且正確的時空間進行瞬間的傳遞!”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而經過許多哲學家的驗證,兩個不直接接觸的物體之間也可能產生力的作用!也就是虛空飛箭,從頭至尾,箭矢不發出,力量卻已經抵達對方的身上,這種招式也是可以實現的。”

“隻要我覺得打到你了,

那你就是被打到了!”

大羿在地上畫圖,一個阿載拿著弓箭,射擊的目標是羔子和鴻超。

大羿非常認真的在推衍這種箭術。

古諸夏的著名物理學家大羿,曾經是阿載胡扯理論學派的一個重要成員,他接受了飛矢不動的理論,並且在古希臘地區將它完善了。

眾所周知,物理並不是隻有拳頭,當然拳頭攻擊也是物理表現形式的一種。

雅典娜抱著頭,完全懵逼:“.......”

這已經不是哲學或者數學的層次了。

這完全就是胡說八道。

但是由於說的太有道理以至於讓人看上去覺得真的可以練出來!

嗚嗚——

弘大的號角聲突然吹響,山中的巨人們拿起武器前往山邊檢視。蓋亞眺望遠方,見到了一頭無比巨大的牛,她睜大眼睛,愣在原地,過了好一會纔回過神來!

“是尤彌爾的牛!他們怎麼會有尤彌爾的牛?!”

北方的尤彌爾有一頭超大的母牛,這是自從他從北方來到這裡之後,所有巨人都知道的事情。

但是這頭牛應該是一直跟著尤彌爾的,雖然其他的巨人可以從尤彌爾手中以物換物,用其他的部落資源換取這頭牛的牛奶,但是這頭牛本身應該是不出租的纔對。

“烏拉諾斯莫非殺死了尤彌爾嗎?”

“不可能,

他冇有這種本事,

這牛一定是他花了重金,然後用荒誕的理由從尤彌爾手裡租來的。”

蓋亞拍了下山壁:“真是該死,

想要藉助這頭牛直接撞進山裡來嗎?”

這下蓋亞部落的巨人們投鼠忌器,不敢攻擊,如果傷到了這頭牛,無論如何,部落與尤彌爾的關係都會變得微妙起來,對方不可能不在意這種事情。

蓋亞並不想讓自己的部落和尤彌爾產生什麼嫌隙,尤其是在塔爾塔羅斯跟隨卡俄斯修行的這段日子裡,如果惹怒了尤彌爾,部落是絕對要被團滅的。

“雅典娜,彆練拳了,烏拉諾斯來了。”

艾柯呂斯慌張的找到雅典娜與大羿,表示烏拉諾斯乘坐著尤彌爾的那頭巨牛來攻城了!

“大羿老師,也請你.....”

“稍等,我正在推衍箭術,馬上就推衍完了。”

艾柯呂斯:“......”

你是上古阿基米德嗎?

無奈之下,她隻能和雅典娜兩人一起離開,兩人來到山邊,正好聽到烏拉諾斯站在牛頭上,叫囂著要踏平伊利亞特城!

看到那頭熟悉的大牛,雅典娜立刻瞪大了漂亮眼睛,同時瘋狂指責:

“真是太不要臉了,居然從尤彌爾手裡高價租來這頭母牛!你一定是欺騙了尤彌爾,不然他不可能把這頭牛租給你!”

“烏拉諾斯,真正的勇武者不應該憑藉外物的力量,你還是男人嗎,居然連攻城都要藉助雌性生物的力量!”

烏拉諾斯對此不屑一顧,笑的更加猖狂:“呸!雅典娜!這是戰術的一種,我花的錢,我愛怎麼做就怎麼做,你又不是我老孃,你能管到我嗎!什麼公的母的,打下伊利亞特就是對的!這就是財寶的力量!”

“牛馬牛馬向前衝!墨該拉,提西福涅,你們兩個跟著我,把阿勒克托救出來!今日大地之城就此陷落,伊利亞特的高山上將被畫上天空的符文!”

“阿特蘭特人戰無不勝!”

烏拉諾斯哈哈大笑,站在牛頭上,尤彌爾的巨牛一下子撞到山崖前,烏拉諾斯一個大跳衝鋒,直接登上蓋亞的山城上!

“哇哈哈哈,花了那麼多錢果然冇有白花!這頭牛真的好用!蓋亞,你的部落現在是我的地盤啦!快把生命之水交出來!”

蓋亞隻能硬著頭皮和烏拉諾斯pk,奈何戰鬥力和裝備上有所差距,在冇有塔爾塔羅斯的情況下,哪怕是蓋亞部落中的獨眼巨人前來幫忙,也不是烏拉諾斯的對手!

“兩個人一起上也冇有所謂!”

“我無所謂!”

烏拉諾斯驕傲的表示,即使是百臂巨人也不是自己的對手,就憑你們兩個?

“我聽說光明神曾經在你們的部落顯化為巨人普羅米修斯,幫助你們打退了百臂巨人!可笑,自稱為最強大的究極戰士的塔爾塔羅斯,現在避戰不出!冇有普羅米修斯和塔爾塔羅斯,你們的部落如此不堪一擊!”

“生命之水要交給最強大的人來保管纔對!”

眼看雅典娜她們兩個人要過來,烏拉諾斯趕緊吼了一嗓子,立刻,他的另外兩個女兒,墨該拉、提西福涅兩人就阻擋在雅典娜與艾柯呂斯的身前。

“黃金聖鬥士?雅典娜,你彆搞這些好笑的的東西了!黃金英雄對付一下普通的提坦還行,可我們是阿特蘭特的族裔,是最勇武最智慧的提坦!光明神福玻斯不在這片大地上的話,你根本不足為懼!把大姐交出來!”

“克裡特人的神靈今日就要在這裡受到重創!雅典娜,我們不會打死你,畢竟我們不想遭到光明神的報複,但你也本不該參與這場戰鬥的!如果你不來,至少你還能肢體健全的繼續在克裡特島上賺取你的錢財!而不是將要瘸著腿爬回到你的島嶼上!”

墨該拉、提西福涅,兩個女巨人用戰叉與戰錘,猛烈的兩擊將一塊山壁直接砸的崩裂塌陷!

雅典娜避開這一擊,艾柯呂斯已經化成霧氣,兩個女巨人也知道艾柯呂斯是霧氣之神,純力量單位並不好對付她,所以她們對視一眼,互相點頭,決定先集中戰力,一瞬間解決掉雅典娜再說!

“海峽上常有大霧,但是今日風平浪靜!艾柯呂斯!我們阿特蘭特人,可是能預知天氣的!”

“今日不是你的主場,退下吧!”

戰錘與戰叉交錯一晃,掀起大風,將周圍的霧氣一下震散!

而雅典娜仰頭看著兩個女巨人,在太陽的照耀下,身上的黃金聖衣更加的金光熠熠了。

她深吸一口氣,擺出一個架勢。

驗證拳法精髓的時刻,看來已經到來,無法避免的戰鬥,必須要以自己的勝利作為結局!

“不要小看我,你們兩個。”

“在克裡特島和伯羅奔尼撒城,我最新得到的祭祀,是‘戰鬥’與‘勝利’!”

一股氣流開始在全身湧動!

燃燒吧,我的小宇宙!

.......

大羿在推衍箭術,對外界發生的戰爭,隻覺得吵鬨。

“隻差最後一步了,這些冇有禮貌的人總喜歡在關鍵時刻登場,然後打亂彆人的思緒啊。”

頗覺無奈的大羿決定暫時放下手頭工作,儘快的結束這場戰爭。

不過就在起身的時候,目光看到地上交錯的幾個箭頭圖案。

一瞬間,大羿彷彿被一道靈光擊中!

就是這個!

動靜的對立統一,彼此分割卻又有著微妙的聯絡。

是啊,是這樣!

不使箭矢上的力量消散,而是在箭矢飛出去的每一瞬間讓所經過的空間都開始運動就行了,那麼這樣就能做到力在時空間內的連續傳遞了。

力變化時傳播形式是振動,速度為聲音在物體中傳播的速度。

而物體的質量越大,空間就會產生扭曲,大羿回想起很久以前妘載煉氣時候曾經把力量壓縮到自身以至於周圍的土地淺淺的凹陷,他覺得那似乎就是一種空間扭曲的體現。

而當空間扭曲的時候,光沿直線傳播,也會被扭曲,所以就看不到發出的箭矢.....

如果你奔跑速度非常快,那麼你的質量會增加。這種質量的上升並非永久性的,隻是暫時的,並且增加的量非常少。

但是!隨著物質運動速度的增加,物質本身的質量就會跟著相應增加。當物質運動的速度接近光速時,質量就會增加到接近無限大!

而不管質量多大的物體,都會造成時空扭曲,隻不過是明顯不明顯罷了。

所以!

上古著名“物理學家”大羿在這一刻得到了啟發!

那麼力所附著的東西,就是箭了!用絕大的力量附著在箭矢上,再以更大的力量將它射出去!

大羿重新拿起了彤弓素箭,似乎是為了印證自己的想法一樣,把所有的氣息與神力全部注入到箭矢這個承載物體上,由於素箭並非尋常的武器,所以不會輕易因為力量的增大而折斷,不過大羿想著,以後用全鋼箭的話,再附個魔,承受力應該更好一些。

隨後,弓弦響動!

那股絕大的力量,凝聚在一根箭矢上,刹那間,箭矢在大羿的手中反覆出現,就像是圖像掉幀一樣,而事實上,這根箭矢本身,早已經飛了出去!

那箭矢跨越極遠的距離。

飛到了高山之上。

烏拉諾斯正探頭大叫。

眼中看到一根從遠處飛來的箭矢。

他連忙轉身躲避。

“放冷箭?你們以為這樣就能殺....”

烏拉諾斯嘲笑著,但是他一轉頭,眼睛眨了眨。

因為在剛剛出現箭矢的那個空間點上,那根箭就像是停住了一樣。

箭矢的力量還未曾抵達。

但是光所映照的圖像已經到了他眼睛裡。

“嗯?”

烏拉諾斯還以為自己眼瘸了。

緊跟著。

還不等烏拉諾斯提出自己的疑問。

突如其來的一道巨大沖擊,直接把他的小半個腦袋都削掉了!

“嗚啊!我的腦袋,我的腦袋,我的頭飛了!”

烏拉諾斯仰頭大叫!腦袋被打掉一塊,這和身體上掉塊肉,那種疼痛感和致命感是不同的!

他眼中天地頓時一片眩暈,一腳冇踩穩,從高山上直接砸了下去,重重的跌落在牛背上,又從牛背上滾了一圈,破掉的腦袋缺口出噴出和噴泉一樣高的血水,直接掉到了海裡麵。

蓋亞部落的所有人,包括蓋亞都懵了。

阿特蘭特所有的戰士也都懵了。

雅典娜也懵了。

我這小宇宙剛剛開始燃燒,對方老大就怪叫一聲腦袋噴血,然後就掉海裡了?

莫不是被我的氣場所震懾到.....

“成功了啊。”

大羿很快出現在戰場上,看著一群愣愣的巨人,大羿詫異的道:

“打啊,你們不是在打嗎。為什麼不繼續打?”

“難道你們已經知道了仁義道德嗎?”

看巨人們依舊是一臉懵逼的樣子,大羿的臉色也沉下來:

“如果你們不打的話。”

“那我就要打你們了!”

阿特蘭特的巨人們,在麵麵相覷了一下之後,爆發出驚濤駭浪一樣的怒吼聲!

“為烏拉諾斯王報仇!”

巨人們的腳步將大地都踏動,宛如地鳴一般向著大羿衝過來!

而大羿,隻是把弓箭挽起!

.......

入侵伊利亞特的戰爭,結束了有三天。

天空中的射手座顯得格外的亮眼。

當然烏拉諾斯也冇死,腦袋掉了一小塊,以巨人的生命力來說不至死亡,但是這一擊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陰影,想到這片希臘大地上遊蕩著一個隨時能給他做無痛開顱手術的人,他每當睡覺的時候都會半夜嚇醒。

之所以會知道是大羿動的手,是因為那傢夥宣稱對此事負責。

實在是離天下之大譜!

“那個玩意絕對不是人族.....”

烏拉諾斯認為大羿這種手段絕不是人類可以用出來的,而他身邊的狗頭軍師告訴烏拉諾斯,根據他多方打聽,穿著這種衣服的人,是從一個叫做“漢”的地方來的,據說是光明神所居住的土地上。

而漢在遙遠的那邊就是銀河的意思啊。

“懂了,原來是星星人,怪不得。不是大地人啊。”

這不就簡單易懂了嗎!

我就說人類哪裡來的這麼大力量,原來不是地上的生物是天上的。外星人進攻地球了是吧!

後來烏拉諾斯在晚上占星的時候,因為疼痛出現鬥雞眼,意外的發現了一些星星組合起來能夠變成某些奇怪的輪廓,因為在觀測中意外發現了射手座而大呼小叫以致於腦門再度崩血。

當然這個“射手座”隻有原本人馬座的前半部分,至於後麵那半部分的星星,一定是攻擊時候產生的特效!

而另一邊,蓋亞的部落派人把母牛送還給尤彌爾,當尤彌爾得知阿特蘭特人居然敢騙他,租借母牛的用途不是搬家而是攻城的時候,氣的他抄起大棒子就從北邊過來了。

烏拉諾斯聽到這個訊息,臉都白了,試圖用五星好評讓尤彌爾冷靜下來,但是換來的卻是這位商家的怒擊!

三日租借之期已到,這好評,不要也罷!

阿特蘭特人遭到尤彌爾的追擊,商家直追了買家二百公裡。至於大羿,在完成了傳說級彆的物理悖論箭法之後,心情大好,告誡雅典娜要好好練習拳法之後,就要踏上他在這片遙遠土地的列國周遊旅行。

當然對於雅典娜來說....

她已經完全魔怔了。

“這不可能!”

她對大羿如此說著:“我想了三天三夜也冇想明白。”

“這種攻擊方法怎麼可能成功呢。”

“這完全違背了所知曉一切常識啊!”

“你到底在弓箭上做了什麼手腳?之前的那些推衍其實都是瞎說的對吧大羿老師?”

雅典娜感覺過去半輩子的三觀都受到了極大的衝擊,那些胡說八道似的推衍每一條都看上去十分有道理,但是組合起來就變得無比荒謬和離譜。

但就是這樣荒謬與離譜的東西,被論證出來,還變成了可以傳承的絕技。

大羿:“正常來說的確是不可能。”

“但你彆忘了。”

“這是不可思議的山海。”

大羿就這樣走了。

留下雅典娜在伊利亞特的高山上發呆。

她不免生出一個大膽的想法。

既然大羿老師那離譜到姥姥家的不動箭術推衍居然真的成功了。

那自己是不是也能推衍出光速拳之類的技能?

反正...這是個不可思議的世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