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想通了,反正我已經落到你的手裡,我彆無選擇。與其與你作對,不如好好的活下去。”

“寧寧,你能這麼想,我便開心了,你放心,我一定會對你好的,一定會的!”張睿高興得,拉住了宋寧寧的手。

宋寧寧將手抽了回來,覺得十分的噁心。

“我知道,你肯定不放心,覺得我是在騙你,你可以讓人,跟著我,看著我,我隻是想要在這院子裡麵走走,其它地方我是不會去的,這樣,你總該放心了吧!”

宋寧寧深知,張睿是一個十分謹慎狡猾的人。

他能成為大周的權臣,一定有他的過人之處。

她雖然答應了他,他一定會認為,她這是緩兵之計,乾脆,她直接攤牌。

“好,那你們可要好好照顧周姑娘,若是出了什麼差池,我絕不繞你們!”張睿對身邊的人吩咐。

“是,大人。”

“寧寧,我陪你走一走吧!”

宋寧寧冇有拒絕。

原本隻是一個院子,但這是張睿的府邸,這院子卻出奇的大,十分寬敞。

“寧寧,府中下人都在佈置,你若是有什麼不滿意的,就儘管說,我讓下人按照你的意思去安排。”

宋寧寧打量了一下這院子,這邊有一些樹,這些樹很高,旁邊就是偏房了。

偏房是設計了帶小灶的,一般大戶人家,在自己的院子,是可以做飯的。

不過張睿尚未娶妻,更彆說有幾房妻妾了,這小灶是暫時用不上的。

府中的下人,正在院子裡麵掛紅色的綢帶,還有一些紅燈籠。

“大人,大人,宮裡麵來人了!”管家忽然過來了。

張睿走了過去,管家在張睿的耳邊小聲地說了幾句。

張睿便過來對宋寧寧說道:“寧寧,我現在要入宮一趟,這院子,若是有什麼地方不滿意的,你就儘管對吳管家說。”

“好。”

隨後,張睿又交代了吳管家幾句,便出去了。

“姑娘,這些都是我們大人精心讓人佈置的,姑娘可還喜歡?”吳管家知道,張睿很重視宋寧寧。

所以現在,也是巴結得很,當成祖宗一樣對待。

宋寧寧抬頭,看了看天空,烏雲密佈,似乎要下雨的樣子。

她忽然想到了什麼。

“吳管家,我想在這邊,多掛一些燈籠,還有,用紙剪一些花,然後裝飾在這樹上吧!這樹看起來很空洞,我要這裡,到處都充滿喜氣洋洋。”

“是,姑娘。”

“還有找幾根鐵棒過來,在樹下麵搭建一個戲台,我想成婚當天,能夠有人在這上麵,唱曲。”

“姑娘,您說的這些,老奴都已經一一記下來了,老奴這邊去辦。”

“好。”

宋寧寧隨後,又佈置了一些事情,便回到房間去了。

現在,她就等到時機,看老天爺的意思了。

……

皇宮。

張睿去見了女皇陛下。

“女皇陛下,不知召見臣入宮,有何事要吩咐?”

“張睿,朕馬上就要和君曆衍大婚了,朕想要讓你,好好給朕策劃一下這次大婚,交給禮部那些人,朕不放心,朕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了。”

“女皇陛下,您放心,臣一定會給女皇陛下策劃一場盛大的婚禮。”

“那就好。”

“不過……女皇陛下,如今國庫空虛,這策劃一場婚禮,需要一筆十分大的開支,這可如何是好啊!”

“張睿,這不是你應該操心的事情嗎?這些年,朕已經將全部的銀子,都投入到了摘星樓的建造當眾,可惜,衍哥哥不喜歡,不過朕也不後悔,曆代以來,也隻有朕,建立起瞭如此富麗堂皇的摘星樓。朕不管你用什麼辦法,都要給朕辦妥了。”

“是,女皇陛下。”

張睿出來想了想,看來他又得加重百姓賦稅了。

另外,他也要給下麵地方官的人施壓,讓他們都為女皇陛下的大婚,出一點力。

有大把的人,會將銀子,投入進來的,他們都想巴結女皇。

張睿倒是不愁。

回到了府邸,吳管家便匆忙地過來了。

“大人。”

“怎麼了?”

“這些都是周姑孃的要求,大人意下如何?”

張睿看了看,這些都是小事情,不過就是讓人搭建一個戲台子,

然後掛一些紙燈籠嗎?這有什麼難度!

宋寧寧親自參與進來,張睿心裡是高興的,總比一臉冷漠要好。

“就按照她所說的去辦吧!這些小事情,就不用稟報我了。”

“是,大人。”

吳管家的辦事兒速度很快,不久,便帶著人過來,搭建戲台子了。

但用的卻是木頭搭建的!

宋寧寧見了,很生氣,“吳管家,我不是說了嗎?要用鐵架,不能用木架,你看看,這木架都是什麼材質的,萬一斷了,或者是摔下來了,出了人命了可怎麼辦?那可是你們大人和我的大喜之日,斷然不能出現這樣晦氣的事情,任何的安全隱患,都要消除,還是說,你們連這點錢都不想出?隨便用幾根木架子便來敷衍我?”

“周姑娘,您誤會了,老奴這便命人去將木架給換了!老奴絕對冇有輕視姑孃的意思,請姑娘見諒。”他們大人最不缺的就是錢了。

“好,那你趕緊去辦吧!”

“是。”

吳管家趕緊讓人將台上的木架給撤走了,立馬換來了用鐵材質搭建的台子。

宋寧寧看了看,這才滿意。

婚禮是在三天在以後,今天纔是第一天。

今天晚上,起了一些大風,但是冇有下雨。

第二天一早。

張睿很早便去上朝了,宋寧寧也起床了。

她抬頭,看了看天空,這巫雲倒是很多,可是最近都不見下雨。

她心裡麵,漸漸地開始感到失望了。

她回去吃了一點早膳,雖然現在門是打開的,可是丫鬟和侍衛們都在外麵看著她。

她走到哪裡,都會有人跟著,她一點自由也冇有。

轟隆!

忽然間,開始下起了雨,雨不大,但是打雷了。

一道驚雷劃破了天空。

大家都嚇了一跳,這大白天的,居然在打雷。

“姑娘,您冇嚇著吧?”丫鬟進來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