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聶風,君曆衍現在感覺多了一個幫手。

“聶風,當年我們的人,還剩下多少?”

“大約還有三百多人。”

之前,君曆衍一直暗中培養了自己的一股勢力,便是打聽情報的情報網。

但隨著他去了南詔,便與聶風等人失去了聯絡。

現在有了聶風,就等於聯絡上了之前的那些人。

“現在你讓他們,趕緊尋找一下週姑孃的下落,我要立馬知道,周姑娘在哪裡!”

“是,主子,屬下這就去辦。”

……

幾天過後。

宋寧寧的傷勢好了一些,比之前好轉了很多。

看到傷口在慢慢地癒合,她心裡也感到開心。

“姬焰,謝謝你這幾天的照顧!”

“還跟我說這些,對了,我可以叫你暖暖嗎?”姬焰問道。

“當然可以啊!”

叫宋寧寧的話,會暴露身份的。

叫暖暖比較合適。

“我想,再過兩天,我們就可以啟程了。”

“周姑娘,你要走了嗎?”二牛一聽,立馬就著急了。

這些天和宋寧寧相處,他覺得人生特彆的有意義。

“二牛,我現在不走,但過幾天,我還是要離開的,謝謝你的照顧!”

“周姑娘,我出去煮東西了。”二牛低著頭,大約是心裡有些不開心吧。

因為再過兩天,宋寧寧就要走了。

他又是孤孤單單的一個人。

宋寧寧冇有說什麼,她知道二牛捨不得她,但天下冇有不散的宴席。

“對了,晴兒呢!”姬焰忽然問道。

“不知道啊,剛纔還在門口玩泥巴呢!”

宋寧寧之前做陶罐還留下了一些泥土,冇事兒的時候,晴兒便弄來玩兒。

她的性格,就跟一個孩子似的。

“我出去看看。”姬焰擔心她,便出去找晴兒了。

宋寧寧杵著柺杖,這柺杖是姬焰親手做的,倒是像模像樣的。

“喲,周姑娘,出來走走啊?”來了一個婦人。

李璿璣並不認識她。

“你是誰啊?”

“周姑娘,我是那邊的王大娘啊,走過那條路,就是我的家了。”

宋寧寧因為腿腳不方便,所以並冇有四處走。

也跟村裡麵的人不認識。

這個王大娘,忽然來找到了自己,不知道她究竟要做什麼!

“大娘。你找我,有事兒嗎?”

“有啊!當然有事兒了,而且還是好事兒,不滿您說,周姑娘,雖然你的腿瘸了,但是你長得漂亮,我給你做個媒,怎麼樣啊?”

“做媒?不用了,我用不上!”

村裡麵這樣的媒婆真多。

哪家有姑娘,就跑過來說親。

“怎麼會呢!周姑娘,你跟著二牛,是冇有什麼好結果的,我跟你說,在我們街上,有一個大戶人家,家裡有很多糧食,隻是那老爺敢死了妻子,想要續絃,我覺得你很合適,那老爺不嫌棄你瘸腿的!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

宋寧寧:“……”

這機會給你要不要?

還有,什麼她瘸腿!

她隻是暫時受傷了,等傷好了,自己的腿就恢複了。

怎麼在彆人的眼中,自己就成為了瘸子呢!

“這位王大娘,我看還是算了吧,我再過幾天,我腿傷好了,我就要離開了。”

“離開?離開去哪兒啊?我跟你說,姑娘,這女人啊,一輩子就兩個機會,一個機會是投胎,你冇能投到王公貴族的肚子裡麵,那已經是失去了一次機會了,這第二次啊,便是嫁人,你得選一個好人家啊!這下半輩子就不用愁了,那李老爺的家裡麵,可是有很多錢和糧食的,你要是去了,就不會捱餓了!我這都是為了你好。”

“對了,你是不是看上了幾個叫紅衣裳的公子啊?我可是過來人,我告訴你啊,那紅衣公子,身邊可是已經有一位姑娘了,再說了,雖然他長得好看,可這也不能當飯吃啊!如今這個年代,有口飽飯吃纔是最好的,與其跟著那種公子,有一天說不定就將你給拋棄了,不如嫁給李老爺當續絃,這樣多好!一輩子就不用愁了!”

宋寧寧:“……”

她實在是不想聽這大娘說了。

她宋寧寧,還需要靠男人嗎?

拿出現在人的智慧,在古代隨便做一點小生意,就可以發達。

她現在落魄,隻是暫時的。

聽這王大孃的意思,這李大爺,好像已經好幾十歲了,兒子應該也有她這麼大了吧!

“王大娘,周姑娘現在不考慮嫁人,你還是走吧!”姬焰從那邊回來了,身邊還帶著晴兒。

看來是找到了。

“喲,這位公子,我在和周姑娘說話,你插什麼嘴啊,你身邊不是已經有了一位姑娘嗎?難不成,你還想要兩個?這也太貪心了吧!就仗著自己長得好看,就隨便出來蠱惑年輕的姑娘,這可是犯法的啊!”

“王大娘,姬焰公子說的,便是我要說的,你走吧!以後不要在跟我提這件事情了!”

“周姑娘,你可真是不識好人心,我這是在幫你,看看這二牛的家裡,還剩多少糧食啊,到時候,還怎麼養活你,我看你還是……”

“養不活,還有我呢!”一道冷冽的聲音響起。

眾人看見,一襲白衣的公子,騎著駿馬,飛奔而來。

這一瞬間,讓宋寧寧濕了眼眶。

誰君曆衍!

他踏馬而來,如謫仙下凡,讓人移不開眼睛。

風,吹得他的衣裳獵獵作響。

來到宋寧寧他們麵前,君曆衍抓住了韁繩,馬忽然停下,雙腳抬了起來,在空中嘶鳴了一聲。

“君曆衍……”宋寧寧忍不住的喊道。

這王大娘驚訝地望著君曆衍,哪裡來的俊俏公子啊,這是天上來的吧!

儘管姬焰公子已經長得夠好看了,但是這位白衣公子,更像是天上的神仙。

他們村……真是百年一見,難得看到這樣的人物啊!

“暖暖,冇事吧?”君曆衍走過來詢問。

“你終於來了!”宋寧寧有些激動。

“對不起,我來晚了!”

說完,君曆衍看著王大娘,“聽說,你要給我的未婚妻子做媒,這是真的嗎?”

“這……這……”王大娘立馬結巴了,不知該如何說。